相对于这些成熟的体细胞,干细胞倒像是未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的学生。具有从事各种职业的潜能,比如修复损伤组织、替代损伤细胞的功能或刺激机体自身细胞的再生。

“老一辈电影艺术家都是要‘下生活’,我在小说里面写的是南极的极昼,但是结尾是极夜。”吴有音对此非常执拗,极夜究竟是什么感受?或许小说中尚可用文学性自圆其说,可是电影过不了这一关。银幕上的画面和声音,不会说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