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任长安园管办主任李某和鲁良栋在证言中称,造成了国家财政资金损失约10个多亿,主要有以下原因:一、拆迁公司存在暗箱操作,先定好了拆迁公司后才进行的招投标,并在招标过程中弄虚作假;二、长安园管办与鸿建公司签订协议有问题,被拆迁户和拆迁公司迁安置协议,而不是和长安园管办签,拆迁公司私刻了公章,对公章管理失控,为虚增面积创造了有利条件;三、委托评估公司时,本应该由长安园管办与评估公司签协议,并由长安园管办监督,但实际是由拆迁公司与评估公司签订,并由拆迁公司支付评估费用,导致评估脱离监管;四、长安园管办没有履行监督职责,对工程的实物量没有审核,当财政局要求说明为什么拆迁面积从110多万平方米增加到241万平方米,他们却让动迁公司自行进行核实,为拆迁人员套取国家资金打开了最后一道关口。

评估公司的余某证言称,鸿建公司让他公司给童家寨村、枣林寨村两个村出具正式的评估报告前,先按他们提供的数据对各户村民的评估情况进行调整,增加房屋面积及地面附着物金额等事项,然后再出具正式的评估报告。他曾提出过异议,当时村子已被拆,没有原始现场,他们无法核实,更何况要求增加的数据与初录的数据相差巨大,远超出了真实情况。当时因为这个原因,评估工作还停下来了,魏政委(拆迁项目中鸿建公司副总身份)给他强调三星项目非常重要,绝对不能拖延进度,要是他公司不按要求出具报告就把他公司踢出局,也不支付评估费,而且还要承担违约费用,最后在魏政委给他们出具了“免责承诺书”后,他就答应了。